广东新高考方案正式落地

时间:2019-04-27 09:38  来源:未知  编辑:信息发布员  

广东新高考方案正式落地



  近日,广东新高考方案正式落地,“3+1+2”的选科模式备受关注,12种选科组合为学生提供了更多样化、个性化的选择。

  但与此同时,选课走班改变传统教学管理模式,特别是面对每年学生选科人数的变化,学科教师可能出现“潮汐”现象,造成教师资源紧缺和结构性缺编。

  没有足够的教师,选课走班就无法顺利实现。如何破解这一难题?记者走访发现,广东部分高中学校已对师资“潮汐”现象进行预判,并通过招聘短缺教师、整合校内校际师资等方式,做好新高考改革准备。

  预判:

  师资或出现“潮汐”现象

  我省新高考政策明确,本科高校考试招生主要安排在夏季进行,考试科目按“3+1+2”(必选+限选+任选)模式设置,“3”为全国统一高考的语文、数学、外语,“1”由考生在物理、历史2门中选择1门,“2”由考生在思想政治、地理、化学、生物学4门中选择2门。

  这意味着,新高考不再分文理科,而是增加到12种选科组合。开足开齐课程后,选课走班将带来班级的增加,直接导致原有的师资配置机制无法适应新高考制度。

  “早在广东新高考政策发布前,学校就组织老师到浙江和上海实地调研和学习,了解新高考政策下如何开展教育教学工作。”中山市艺术学校(濠头中学)办公室副主任沙玉伟介绍,学校按照新高考政策精神进行了高一年级分班,全校近千名高一学生被分成了19个班。

  “高考综合改革后,选课走班教学的确会增加一些班额,但不是特别多。”沙玉伟透露,班额增加后,对老师的需求也有一定程度的增加。“主要是历史和地理这2科比较明显,因为历史科目的重要性较之前更加凸显,同时也会有不少理科生选择地理科目。”

  在采访中,不少高中学校相关负责人表示,受考生兴趣差异、选科组合多样化等多重因素的影响,考生选科具有不确定性且在年际间具有随机性。这会导致部分科目教师紧缺和部分学科教师富余,出现结构性失衡问题,即师资“潮汐”现象。

  “以前文理分科时,各个科目的教师是相对固定的,新高考下,由于科目组合选择变多,各科目对老师的需求数量是不断发展变化的。”广州市执信中学校长何勇说,各科目教师的“缺”和“多”都是动态变化的,也许今年选择化学的学生多了,化学老师的需求就大,而明年的情况可能又会不一样,这对配备教师造成一定困难。

  “我们在模拟分班时,大部分学生选的组合都能成班,只有2个组合不够20人,规模较小,需要合并成一个班进行走班。”惠州中学校长黄津海表示,学校已经通过模拟分班探索选课走班,结果显示选课走班会增加学生管理的难度,而且由于选科具有多变性,学校需要每年对师资实行动态管理,这是一个挑战。

  中山市华侨中学高中部教务处副主任兼高一年级主任朱志锋介绍,在每次阶段考试结束后,学校都会开展模拟选科,并对数据进行分析,为分班所需场地及师资配备情况做好预估。

  方案:

  集团化学校形成学科老师“蓄水池”

  学生选科冷热不均、逐年变动,师资配备要如何应对变局?

  “开源节流”,这是不少学校给出的共同方案。学校提前摸底预判学生的选科情况,引进相关紧缺学科的教师,实现“开源”;同时通过学科组统筹实现跨年级教学、教育集团内统筹实现跨成员校教学等方式,最大程度地调动现有的师资完成教学任务,实现“节流”。

  佛山石门中学校长李卫东介绍,根据寒假前的摸底调查,该校高一年级有将近80%的学生选报物理,20%左右的学生选报历史。同时,选报化学和生物的学生也比较多,相对来说理科更受学生欢迎。预判到这一情况,该校近2年已有计划地招聘高质量的物理教师,并在去年引进了化学学科的金牌教练,未来还希望增加数学、物理、生物等学科的全国金牌教练。

  佛山一中也将在今年新招聘10名以上的教师,以应对“3+1+2”新高考模式可能带来的某些学科教师不足的问题。该校此前对高一年级统计发现有将近700名学生选物理。“这多少会增加我们物理科组老师的教学压力。”该校高三物理科组长陈巨华说。

  近年来,各地兴起的集团化办学,成员学校组成“联盟”,努力打造学科老师的“人力蓄水池”。

  “在师资调配方面,我们将充分发挥集团化办学的作用。”广州市六十五中教育集团总校长袁成表示,将根据学生的选科情况,探索在集团内整合调配师资,以实现师资利用的最大化。“比如,A成员校紧缺物理老师,B成员校有富余的物理老师,那就可以从B成员校调动物理老师到A校,同时解决2个学校的师资问题。”

  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番禺附属中学校长张英表示,选课走班带来的教师结构性缺编问题是新高考的一个挑战,但学校已就此做好预案。“对于某些学科富余的老师,我们拟请这些老师兼顾一些其他工作,对于某些学科紧缺的老师,我们拟安排跨年级教学。”

  改革:

  “县管校聘”实现区域师资共享

  “新高考实施后,如果有学科临时出现师资短缺的现象,学校可以向全市‘教师资源库’寻求支持。”广州市执信中学校长何勇说,目前教师资源可以在“大盘子”中进行共享,通过综合调配填补部分学科教师的缺口。

  对于师资本就紧缺的粤东西北地区学校来说,新高考带来的师资“潮汐”现象挑战性更大。如何破解这个难题?广东深化“县管校聘”管理体制改革,从区域层面通盘考虑教师存量,实现教师的自由流动。

  “县管校聘”改革,广东早有探索。

  2017年底,广东印发《关于推进中小学教师“县管校聘”改革的指导意见》。“县管校聘”改革后,教师由教育局统筹管理,由学校聘任,从而使教师从过去的某学校的“学校人”变为教育系统的“系统人”,这就打通了教师交流轮岗中的管理体制障碍,促进教师交流轮岗。在新高考的师资调配中,“县管校聘”也将发挥重要作用。

  “我省还将优化教师编制结构,在保持编制总量的情况下增加普通高中教师总量。”省教育厅副厅长王创介绍,广东将积极探索普通高中教师以市为主的管理体制,不断加大市级统筹力度,逐步建立“市域统筹、以市为主”的高中教师调配和教师交流轮岗等机制,解决教师结构性缺编矛盾。

  除了教师数量和结构,新高考也对教师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在选课走班的背景下,普通高中变革教学方式、课程体系、管理模式等,必须做出深度转型。教师在不同层次的班级上课,其教学内容、程度和形式不尽相同,这就要求教师要改变原本相对模式化、雷同化的课堂,转而为不同学科背景、不同学业能力的学生提供更“定制化”的教育。

  记者观察到,不少关注高考改革的人士不约而同地提到,需要对教育工作者进行全面、系统的培训,以提升其教学水平和质量。

  “随着教学组织方式的变革,现行管理体制架构和教师绩效工资分配将会有不适应之处。”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姚训琪表示,学校还将做好组织人事保障,主动给基层管理团队赋权担责,通过分配的调整来调动广大教职工的积极性。